警察微博约炮摊上大事了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z-qiuyuan.com/,托特纳姆队

虽然@police李sir在发现情况不妙之后,迅速删掉此前微博内容,并申请去V。只是,删不掉的却是经验丰富的围观者留存的截屏证据,并且,欲盖弥彰效应之下,传播速度只会更快。

敢于跳过约炮神器陌陌或微信,实名认证为“成都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一大队民警”的@police李sir 何其剽悍,干脆直接在微博评论栏里发布“约炮”信息——“成都市,约炮,男人勿扰”。

这下火了。这条简短留言配上金灿灿加V认证的截图火速传开,以“成都干警约炮”为噱头,得到数千次评论和转发。虽然@police李sir在发现情况不妙之后,迅速删掉此前微博内容,并申请去V。只是,删不掉的却是经验丰富的围观者留存的截屏证据,并且,欲盖弥彰效应之下,传播速度只会更快。

@police李sir约炮截图,实名认证为“成都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一大队民警”。[详细]

此时,警察叔叔反倒像个无处藏身的贼。删得只剩下一条微博,算是诉苦:“不要再刷了。搞来耍的。删光……这个微博停用。”然而,那些转发评论者哪肯就此放过,挖苦“摊上大事儿了”、提醒“下次要注意言语”,调侃“要加油啊!很快有人跟你约炮的!”都只能算作气,更多人像是捉奸在床一般直接开骂。

@成都同城会不顾警民鱼水情也就罢了,连原本该和自己站在同一条战壕里的同志也来踩上一脚——@济南博警宋健就是在@police李sir的地盘里,恨铁不成钢地斥责一句:“你在干啥?真给警察丢脸!”

警察的脸,丢不得。“作为一名职业认证为警察的微博V号。竟然在微博上公开约炮。大家觉得李警官到底是没明白微博怎么玩,智商有问题;还是认为自己是警察hold住,职业优越性让他节操出了问题?我觉得,不管答案是啥,如果再有领导出来说小李啊,是个临时工!那一定是领导眼神有……”——主持人@马丁马小虎话还没讲完,就已一语成谶。

没约着炮的临时工再次中枪。10日下午,认证身份为成都市公安局政治部宣传处民警的@李威佟宣布:“经核实,‘约炮’不雅言论发表人李明蔚是成都交警一分局2011年9月公招的协管员(协管员编号JG0204),其使用的微博帐号是用协管员上岗证扫描件向新浪取得的认证。李明蔚承认不雅言论是其假冒民警名义个人发表。交警一分局已于4月9日解除与李明蔚劳动合同关系”。

这样的答复恐怕难以说服像@网眼八分斋这样的批判者,他告诉围观群众“新闻要对比着看才有意思”:“成都某认证警察约炮被截图,同时深圳南山公安官博萝卜治疗妇科被截图。成都警察事后装死掩耳盗铃,深圳公安卖萌道歉啼笑皆非。前有深圳交警炒作‘炫驾求粉’被揭穿,后有深圳公安治疗‘外阴瘙痒’成笑料,还是注意一下形象罢!”

还是截图,让人瞠目结舌,主角换作@深圳南山公安。这个以发布安民告示、便民通知为已任的账号,惯例是用晚安帖介绍养生知识,可惜,4月7日晚上那一条实在是有点缺心眼,居然是剂“白萝卜加醋可治疗妇科病”的药方。警察改行当大夫,而且是妇科大夫,怎不叫那些等着看笑话的人们蜂拥而至。

“假冒民警”或者“操作失误”都还算有个解释,然而,彪悍的东北姑娘才不需要解释。@蒋宜含,一个曾经认证为长春市公安局宣传处《警务视点》责任编辑的女子,3月25日在微博中破口大骂新文化报记者,用词之狠深深震撼旁人:“大姨妈”、“自宫”、“腚上寻屎”、“喝羊水吃胎盘”、“麻痹”、“祖坟欠刨”……

的确,在政务微博大军中,来自公安系统的账号最多,也最受瞩目。作为现实生活中的执法者,警察平日要求群众遵守社会规则和秩序,而一旦进入虚拟社区,他可不是小秘书,也得遵守微博世界里的交通规则,而且必须特别谨言慎行,否则只会引火烧身。

否则,还不如干脆卖萌。同样是天府警察,认证为成都市公安局武侯区分局刑警大队大队长的@刑警阿東的路线甚至可以写进警务微博教科书:“值勤间隙,一妹子过来对着依维柯警车窗玻璃化妆,玻璃贴了反光黑膜,效果如同镜子。姑娘整头发涂口红在那儿折腾了十多分钟。一会儿,玻璃降下来了,车里面七八个全副武装的弟兄沉默地看着她,开车的大师兄弱弱的问:‘姑娘你什么时候好,我们要开走了。’警察蜀黍是多有爱啊,妹子当时表情就裂了。”

徐达内微誉银行声誉风险管理合伙人、九个头条网共同发起人。探寻中国舆论生态,记录转型时代片断。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