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俄“对马海战”的启示

在朝鲜半岛和日本本岛之间有一个称为对马海峡的地方。20世纪初世界两个正在崛起的海军强国,在这片海面上进行了一场殊死较量。

1904年日俄战争爆发,沙皇俄国的太平洋舰队被日本联合舰队围困于旅顺港内,处境危急。得知被困窘境,为挽救危局,沙皇尼古拉二世于6月20日决定派遣欧洲地区的舰队增援。历经 4个多月之久的漫长准备,最后编组了一支拥有38艘战舰和21艘各类辅助舰船的庞大舰队,由海军中将罗热斯特文斯基率领,增援远东,以解旅顺之围。该舰队于10月15日由里堡基地出发,沿非洲海岸南下,绕过好望角,进入印度洋、太平洋,试图同日本海军舰队决一死战。

日本方面,为了抢在俄增援舰队到达之前就摧毁俄国太平洋舰队,在用水雷及主力舰队封锁旅顺港的同时,调集了陆军从朝鲜仁川登陆,直逼旅顺。8月初,日军占领了旅顺外围,把俄太平洋舰队死死地围困在旅顺港内。12月6日,日本陆军在付出高昂代价后攻占了旅顺港西北的制高点尔灵山顶峰。当天,日军将18门重炮置于山顶猛轰俄舰。俄舰被日军关门打狗,毫无还手之力,除 6艘驱逐舰外,驻旅顺港的俄国舰只全部被击沉。遂即旅顺俄军于1905年1月2日与日方签订了投降书。

日本海军主力在夺取旅顺港、歼灭俄国太平洋舰队后,迅速撤回本土进行休整,并耐心等待姗姗来迟的俄国增援舰队。其实,时任日本联合舰队总司令的东乡平八郎一直在思考着一个问题:如何才能击败俄国强大的远征舰队?他清楚地知道,在俄国舰队未进入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军基地之前,是以逸待劳,将其全面歼灭的最佳时机。一旦让其进入符拉迪沃斯托克,将会出现难以应对的局面。而这一设想能否实现,将取决于他的舰艇能否尽早发现敌舰,并及时报告给联合舰队司令部。

1905年5月27日2时45分,日本武装商船“信浓丸”发现了俄国舰队中的一艘医护船。虽然俄国增援舰队司令罗热斯特文斯基下令实施灯火管制,但该船却因纪律松懈而未执行命令,由此被日方捕捉到了俄国舰队的行踪。这一发现,终于为久久等待的东乡平八郎提供了绝佳的机会。

得到情报后的东乡平八郎,立即下达了“全军出动、围歼俄国海军舰队”的命令。日本联合舰队的第三、四、五、六战队悄悄地向俄国舰队包抄而来……其实在这个过程中,俄军舰队并非没有截收到“信浓丸”号向日军旗舰发出的无线电报警信号,并且俄“乌拉尔”号巡洋舰舰长也曾建议对日舰实施无线电干扰。当时的俄军舰船上装备有德国最新制造的功率非常强大的无线电发射设备,完全有能力实施干扰。然而,对电子战一无所知的罗热斯特文斯基却拒绝了这一可以延迟东乡平八郎行动的正确建议。当他意识到自己的失误时,为时晚矣。

由于日军使用了改良的火药,杀伤力大增,加上较高的命中率,致使数量和装备上都占优势的俄舰损失惨重。俄方“奥斯里比”号、“亚历山大三世”号、“波罗地诺”号、“肯尼亚苏瓦洛夫”号等战舰相继沉没。最终日舰于28日拦截到了俄军驱逐舰“毕尔多夫”号,俘虏了俄舰队司令罗热斯特文斯基。至于其他残余俄舰,或被击沉,或在逃到中立港后解除武装,最后只剩下巡洋舰“阿玛斯”号及2艘驱逐舰逃到了符拉迪沃斯托克。日俄两国于 1905年9月5日,在美国签订了《朴茨茅斯和约》。至此,战败的俄国不仅将其侵占的中国领土拱手让给日本,同时还承认了日本在朝鲜的支配地位。

启示一:现代海上局部战争,不仅要依靠国家强大的经济实力和精良的武器装备,更需要训练有素的指挥将领和战斗队员。当时的俄国彼得大帝和日本明治天皇都意识到了建立一支强大海军的必要,并相继为自己的国家建立了一支规模可观的海军舰队。20世纪的对马海战前,日俄两国的海军舰队表面看来难分高下,但是从国家的整体实力和舰队的规模上来看,俄国似乎占有一定的优势。然而,俄国这种表面优势并没有赋予它自身真正强大的实力。由于俄舰指挥官罗热斯特文斯基的固执傲慢与对新型作战理念的缺乏,同时也由于增援舰队因纪律松散而不能严格贯彻落实灯火管制命令,这一系列严重的失误,最终导致了俄军的失败。尽管俄国在陆地上拥有强大的陆军力量,但却最终只能接受被东亚岛国日本击败的屈辱。

启示二:正确的战争部署、战争时机的选择以及战法战术和人员士气,对于战争结果都具有决定作用。日方的联合舰队司令东乡平八郎首先考虑采取以逸待劳的战略,等待长途跋涉的俄军入瓮;同时,他认真思考了作战时机,即在俄国舰队未进入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军基地之前将其歼灭最佳,并在战争部署上作出了周密的安排;另外,在战争过程中他还鼓舞士气,使得日军将领士气高涨,战斗力大增。以上因素,使得看似劣势的日军最终取得了对俄海战的胜利。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z-qiuyuan.com/,中日德兰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